榆树市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联鑫传动科技有限公司

复联4视觉特效制作人工智能如何为灭霸赋予灵魂当人工智能具备了主体意识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23日    点击:[4]人次

《复联4》视觉特效制作 人工智能如何为灭霸赋予灵魂,当人工智能具备了主体意识

现在,人工智能通过深度学习,已能写出符合语法的诗句,有一些甚至相当惊艳。然而这个过程存在几个问题:

一是符合语法不等于具备意义。乔姆斯基指出,“无色的绿色想法在狂热地睡眠”这样的句子在语法上成立,却是荒谬无理的中国机械网okmao.com。当然,诗有“无理而妙”者,但“妙”仍须诉诸人类微妙的感觉和经验。诗歌创作的关键,就在于作者能分辨诗句好坏。如果人工智能创作的诗句需要人类筛选,那它只是辅助写诗的语料库,还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作者。

没有生活经验的人工智能能否掌握诗歌的分寸?随着技术发展,人工神经网络将能精确模仿人类神经元的刺激-反应,然而好诗激发的情感层次十分丰富,能否约化为某种模式,还是一个问题。另外,人类个体始终在推测与判定他人的意图,这样的“主体间性”贯穿于人类阅读诗歌的过程,而人工智能将人类作为整体认识,缺乏主体之间的交互;解决这一难题恐怕还要等待具有自主意识的强人工智能出现。

二是人工智能的诗义可否理解。套用“会话隐含”理论,言语背后必有企图。在阅读诗歌的过程中,读者也在追索诗句背后的所指。威廉·燕卜荪在《朦胧的七种类型》中说:“诗人将两个陈述放在一起,似乎二者是相互联系的,而读者则被迫去考虑他们的联系,还得自己去设想诗文为什么选择了这些事实。他会设想出各种原因,并在脑中将它们排列起来。这是诗歌语言在运用方面的基本事实。”读者设想联系的前提是确有联系,也就是说,必须有作者将联系埋藏在字句中,等待读者理解。目前人工智能写出的诗仅仅是符号的组合,没有所指,没有隐喻,读者的一切追索将成徒劳。

英国诗人约翰·德莱顿说:“‘诗人’的意思就是‘制作人’。”汉语中,诗的定义见于《毛诗序》:“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无论“制作”还是“志之所之”,都强调诗是某种意图的产物。这样看来,目前尚不具备自主意识的人工智能写出的“诗”是否名副其实,有待深入讨论。

三是人工智能写诗有无开创能力。诗不同于类型文学,强调独特性,一首好诗的价值往往体现在“前所未有”上。这和围棋不同。人工智能学习围棋,是对已有棋路的破解;而要创作优秀的诗歌,则要避免已有套路。围棋是复杂的简单问题,诗歌是简单的复杂问题。围棋本身是一种抽象——棋盘的交叉点仅仅代表位置,所有的计算发生在规则层面,因此即便它的计算量十分浩大,仍比无限且难以分割的现实易算得多。诗歌则牵涉到符号、现实、个体、标准等诸多层面。这是摆在人工智能面前的艰巨任务。

四是人工智能写诗的必要性。诗歌并非生活必需品,不以量取胜,又无十分明确的评价标准,有无必要花费巨大代价开发人工智能写诗的能力?对诗歌来说,这恐怕没有直接的裨益。而对人工智能来说,真正诗歌创作的前提是主体意识。我们可以设想,一旦拥有主体意识、具备情感和语言能力的强人工智能出现,写诗便是题中应有之义。

作为漫威电影宇宙的第22部作品,《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的震撼开画标志着“无限传奇”系列迎来了最终集结。影片的剧情延续了前作《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发生在灭霸一声响指、半数生灵灰飞烟灭的第22天。事实上,《复联4》的绝大部分镜头与《复联3》为同期拍摄而成。对于视觉特效团队来说,如此紧密的衔接十分罕见——参与《复联3》与《复联4》视效制作的数字王国(Digital Domain)透露——这意味着,来自数字王国的艺术家们在结束前者的工作之后,转身便投入了后者,时间仅仅间隔两周。

这间好莱坞视效大厂在其视效高级总监Kelly Port和动画制作总监Jan Philip Cramer的带领下,为《复联4》打造了共计337个镜头。这些镜头围绕灭霸和他的女儿们——卡魔拉与星云展开,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关键片段。

幸存的复仇者们初次围剿灭霸:完成“生育大计”的灭霸卸甲归田,过起了既定的退休生活。因尼克·弗瑞传呼而来的惊奇队长与幸存的复仇者们汇合,前往泰坦星球围剿灭霸,试图夺回无限宝石。

沃弥尔(Vomir)星球:鹰眼和黑寡妇运用时空劫持去往2013年的沃弥尔星球,以寻找灵魂宝石的下落,一场以爱为名的“换取”在这里发生。

旧时星云对战外星军团:仍然是借助时空劫持,星云和战争机器回到了力量宝石的所在地魔拉格(Morag)星球。2014年的星云正在对战外星军团,不情愿地被卡魔拉救下。

星云初次获取未来记忆:同样是2014年,中枢系统遭遇损伤的星云以全息影像显示了未来景象。

灭霸获知无限战争结局:在灭霸的飞船上,星云被拷问折磨得痛苦不堪,此时此刻的灭霸通过星云的记忆获知了未来——谁是无限战争的胜利者以及自身被雷神所杀的结局。

星云 V.S. 星云:2014年的星云与2018年的星云初次对峙,前者抢走了后者的时空劫持设备。

史诗般的最终战役:2018年的星云困于灭霸飞船的囚室中,意识到宇宙即将遭受重创的卡魔拉前来相救。

在《复联3》中,数字王国曾被委以呈现灭霸最微妙、最具戏剧性的场面,340位艺术家共同主导了涉及这一角色的513个镜头,总荧幕时长超过40分钟。运用自主研发的“两步系统”,即Masquerade和Direct Drive,数字王国实现了面部动画的技术革新。上述两个流程协同工作,将演员乔什·布洛林(Josh Brolin)的现场表演完美融入角色。凭借突破性的处理手段,数字王国成功提名了第91届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奖「最佳视觉效果」类别。

Kelly Port和Jan Philip Cramer表示,数字王国与导演罗素兄弟之于构建灭霸的密切合作由「复联3」转移至续作。基于《复联3》,艺术家们重新审视了灭霸的外貌特征,并做出了一些细化和迭代,包括皮肤变化和那双写满故事的眼睛。

灭霸的退休生活不如想象中快乐

和大获全胜的反派有所区别,灭霸的退休生活不如想象中快乐。摧毁无限宝石的举措,似乎也带走了他的不可一世。初期制作阶段,关于如何展现灭霸所承受的一切并不明确,艺术家们就无限宝石或对灭霸产生的影响开展了大量研究和设想,随后采取了一种创造性的方式,使得画面看起来足够戏剧化,同时符合自然意义——右臂和右脸满布烧伤的灭霸因此得以出现在银幕上,他褪下铠甲、穿起了便衣,并非崭新的白色T恤随着他的步履蹒跚不断摆动,这种摆动呼应着灭霸自身摇摇欲坠的脆弱。

眼睛始终是传达面部表情极为关键的部位,艺术家们以漫威外形塑造部门寄来的人物雕像为原型,调整了灭霸的眼睛比例等细部特征。愤怒、悲伤、不舍、挣扎之外,《复联4》让灭霸的眼里多了些改造宇宙后的迷茫,营造多变情绪的难点在于无法直接在演员的眼睛上设置跟踪标记。数字王国为此采用了全新的扫描技术,以获得了精准的眼部拓扑图;在这些数据的基础上,艺术家们结合布洛林的眼型制作出相应的模型,并将它们转移到灭霸身上。

人工智能为灭霸赋予了灵魂

导演罗素兄弟曾在采访中传达了《复联4》的视效制作秘辛:数字王国是灭霸的塑造者之一,通过机器学习,他们在这部电影中达成了比《复联3》更加细节化的水准,足以更快地进行渲染。

机器学习的大量融入,使得面部捕捉的处理效率和灵活度大大提升。Kelly Port和Jan Philip Cramer强调:“融合机器学习,我们建立的原始系统具备了修正功能,所有未来成果将以其所需的方式进行修正。即便这仅仅囊括了机器学习的基本技能,却仍然预示着借此加快工作步伐和提高工作质量的巨大希望。过去几周的工作周期早已被缩短至一周,甚至几小时。

这种飞跃带领影片的制作团队来到了创意层面——细化灭霸的动画制作、探究灭霸的情绪表现、刻画灭霸在场景中的感知革新。细节决定了高度,《复联4》因拥有了针对角色的超水准把控而变得意义非凡。

2017年辽宁国际电商节

2019厦门国际人工智能教育产业博览会

亚太新零售新格局高峰论坛